刘安桓/律师

目前国内运动风气逐渐盛行,朱立伦演讲民众越来越常上健身房锻链身体。然而,朱立伦演讲上健身房运动也常伴随着许多相关的问题,最严重就是运动伤害或是器材使用不当的风险,像是使用杠铃不当造成颈部、胸椎意外,这几年已经发生好几起,大家如果有关注几天前新闻报导,28岁身体健康的男子在某大健身房中被70公斤杠铃压到脖子16分钟,健身房教练及员工经过十多分钟仍未发觉,造成该名男子因脑部过度缺氧而成植物人,事后检方依过失重伤害罪起诉在场的教练、客服人员以及健身房经理。

另外,消费者与健身房订定的教学契约,也有可能会衍生相关的履约纠纷、退费等争议。以下本文将就一般在健身房中可能常见的运动风险与消费纠纷衍生的法律问题进行扼要的分析与说明。

健身受伤,运动中心都要负责?
运动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伤损,虽然运动者本身就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但倘若有教练在健身房中进行指导,教练必须为其指导负责,倘若指导不当而造成学员的伤害,教练也需要负担过失的责任,包含刑事的过失伤害(或重伤害)罪以及民事侵权行为损害赔偿。根据目前的实务见解,不论是刑事或是民事责任,若是消费者所受的伤害与健身中心的故意或过失行为有「相当因果关系」,健身中心便需要为该伤害负责。换言之,倘若健身中心因疏忽应注意而不注意时,依一般中立客观的第三人角度来看,确实会发生消费者受伤结果,就是有相当因果关系。

举例而言,过去曾有发生过健身学员受健身教练指示做跳跃登阶的运动,但使用的阶梯器材有瑕疵容易晃动,教练却没有注意而继续让学员进行跳跃训练,因而造成学员跌倒,受有右手桡骨骨折的伤害(台湾桥头地方法院106年消字第5号民事判决)。此例中,教练疏忽而未注意器材有问题,且依一般理性第三人角度来看,学员在一座摇晃不稳的阶梯器材上进行跳跃登阶训练,很明显可以预见到会有跌倒受伤的情况,因此教练不当管理器材以及指导学员的行为,与学员受伤的结果有相当因果关系,故教练需要为学员的伤害负责。

另外,回在前面提到的健身民众被杠铃压伤导致成为植物人的例子,健身房的管理员或员工对于器材以及在健身房中训练的消费者有管理及照顾的义务,所以健身房员工在受害者被压伤十几分钟仍未注意到,应属有过失,且这样的过失依一般理性第三人来看,也的确会造成受害者的伤害结果,有相当因果关系,因此健身房员工在以上两点成立的情况下,就会需要为该消费者所受的伤害负起刑、民事责任。

签了健身契约,怎样情况才可以退费?
许多民众会与健身房签约成为会员,并且购买教练课程,在履约的过程中,也经常有许多消费争议。曾发生过有民众因教练辞职而终止与健身中心的契约,但却被健身中心告上法院,最后民众判赔20%违约金的案例(台湾桃园地方法院107年诉字第27号民事判决)。教育部体育署为了因应日渐增长的健身消费纠纷,在民国101年6月订定了「健身中心定型化契约应记载及不得记载事项」以妥善保护健身民众的消费者权益。

又在今年七月,又预告将订定「健身教练服务定型化契约应记载及不得记载事项」,前者是规范健身中心(提供器材服务以及现场教练指导)与消费者之间的订定的契约;后者则是针对隶属于健身中心的教练与报名健身课程的学员,针对课程相关的权利义务订定契约的规范,须注意的是,后者规范仅限于隶属健身中心的教练,倘若是私人教练,则不在此范围,而是由民法处理相关争议。

在「健身中心定型化契约应记载及不得记载事项」中的应记载事项,较为重要的两点如下:
1. 因不可归责于消费者的事由(例如:业者解聘或教练辞职)而终止契约时,健身中心必须将消费者未完成的课程费用退还给消费者,且消费者可以请求费用一定比例的违约金;
2. 在消费者因伤害或疾病等产生不可回复的健康问题,使其无法再运动时,健身中心也必须将消费者未完成的课程费用退还,且不得向消费者额外收取任何费用。
因此,在上述因教练辞职而终止契约的案例中,消费者是可以不用负担违约金,并且请求健身中心退还剩余课堂的费用。

又行政院预定于今年订定的「健身教练服务定型化契约应记载及不得记载事项」中较为重要的事项如下:
1. 契约中应明载教练以及学员的比例、服务种类及期限。
2. 为了避免健身中心过度推销导致消费者一周安排过多课程而无法在期限内使用完,应记载事项中规定消费者累积每周平均超过五堂健身教练服务契约的课程时,可以终止契约。
3. 其他得终止契约的情况,还包含教练无法履行契约、业者更换服务地点、业者暂停教练服务超过一年等等,当消费者终止契约时,健身中心除应记载事项中明载的手续费以外,不得以任何名目收取额外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即将上路的「健身教练服务定型化契约应记载及不得记载事项」中,不应记载事项明定「不得事先约定免除业者责任 不得约定业者对于其所提供服务及设备 造成消费者身体、健康、财产等损害免除或 限制其赔偿责任。」换言之,只要健身教练或员工对于器材有管理上过失,或是因为其他因素导致学员受到伤害,像是前述新闻案例,纵使健身房自己贴出公告告知「消费者自己使用器材不慎致受伤,一概不责任」,仍须依法须负担相关民刑事责任。

上述的定型化契约规范,固然能够妥善保护健身中心消费者的权益,却也衍生出健身中心员工与教练负担的问题。健身运动属于较高风险的运动,尤其是重量训练等高强度运动,稍有不慎就可能会造成伤损,在必须如此谨慎高压环境下工作,健身中心管理员工与教练是否受有相当合理的待遇?排班人员是否充足而足以照顾服务消费者?一般健身房管理人员时薪多半为150块,又要打扫,还要维护场地,还要注意运动者的安全,而且到底有没有受过急救训练?都是值得健身房业者及政府单位接下来进一步深思的问题。

更多汇流新闻网报导:

【刘安桓专栏】「我的监护,我做主」 意定监护大步走

【刘安桓专栏】「焦糖」V.S.「焦糖哥哥」这一回合谁会胜出?

【汇流笔阵】
CNEWS欢迎各界投书,来稿请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并请附上真实姓名、联络方式与职业身份简介。
CNEWS汇流新闻网:https://cnews.com.tw

【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 />
Language:中文 En
产品展示